法定主动
公开内容

政府信息
公开年报

申请公开
政府信息

“共同富裕示范区”来了,杭州有何新变化?
索引号: 470118716/2021-00150 发布来源: 市投资促进局
发文时间: 2021-08-04 14:54:33 文号:
主题分类: 登记号:
生成日期: 2021-08-04 14:54:33 内容概述: “共同富裕示范区”来了,杭州有何新变化?

7月19日,《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(2021-2025)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正式对外发布。此时,距离这一国家战略的首次发布,仅过了一个多月,高效推进示范区建设的进程可见一斑。

在杭州,围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目标的行动也在不断加速。7月29日,杭州市正式对外发布了《杭州争当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城市范例的行动计划(2021-2025年)(以下简称《行动计划》)。

“共同富裕示范区”的战略要求让人既感熟悉,又觉新奇。熟悉是因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,新奇则在于这是第一次将共同富裕放在一个区域内开展的先行探索。

这会对浙江发展带来什么影响,对杭州带来怎样的机遇?各界充满好奇与期待。有人认为,这或许将降低杭州的首位度,走平均发展的路线。然而,以“吃大锅饭”来理解“共同富裕”明显过于浅显。

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认为,此前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布的《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,对“共同富裕”更多强调了制度改革、自我造血,并非仅是对欠发达地区的补贴或转移支付。

细读《意见》,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涵义丰富。《意见》提出,2025年浙江省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经济体水平、2035年浙江省人均GDP和城乡居民收入争取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、2025年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形社会结构。曾刚表示,这也意味着浙江要在跨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这一命题上率先开展探索,意义重大。

作为龙头城市,这也敦促着杭州的空间、产业、生活等多方面的发展质量再上一个台阶。

根据《意见》,到2025年浙江目标是人均生产总值13万元,目前为10万元;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目标达到7.5万元,目前为5.2万元。

实现以上目标,压力不小。在核心大都市支撑都市圈、都市圈带动区域发展的时代,需要杭州持续发挥“头雁”作用。杭州6月25日召开的市委全会也在强调“强化‘大杭州’的意识”。

“大杭州”首先反映在拉伸城市框架、优化城市格局上。

过去在许多人眼里,杭州是西湖旁边的一座秀美之城。近些年杭州正在从“西湖时代”迈向“钱塘江时代”,经过前几年的撤县设区,市区面积达到8000平方公里左右。今年,杭州还进行了市区空间的“重构”——一场涉及7个行政区的区划调整,最终实现了建制总数不变、内部结构优化。

这些调整也可看出杭州走“大杭州”路线的决心,而调整后的综合效应还将持续释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杭州“十四五”规划纲要中也提出“一核九星”的城市新格局,提升核心城区的中央活动区功能,并推进城市有机更新。“九大星城”则要因地制宜增强综合承载力。去年年底,随着地铁6号线杭富段和7号线的同步开通,杭州地铁已完全覆盖“十区”版图。

杭州着眼的不仅限于市区空间,目前全市达到1.68万平方公里,包括10区、2县,代管1个县级市,发展空间和潜力很大。杭州也在强调将1.68万平方公里作为整体进行统一谋划,让空间格局由市区向市域、市域向都市圈转变。

今年6月,杭州地铁8号线一期工程正式开通,杭海城际铁路、杭绍城际铁路也于同日通车,实现杭州、嘉兴、绍兴三地轨道交通网络联通,杭州都市圈的轨道交通线网总里程达到了391公里。

“大杭州、高质量、共富裕”,这是杭州在争当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城市范例中提出的思路。实际上,近些年杭州的产业、人口正在快速集聚,“大杭州”已是大势所趋。浙江成为共同富裕示范区也为杭州提升城市综合能级按下加速键。

“共同富裕”既要做大蛋糕,也要分好蛋糕。

对于做大蛋糕,此次示范区不仅明确了经济数据要达到的目标,更对浙江的创新能力提出了要求。

《意见》提到,到2035年,浙江省人均GDP和城乡居民收入争取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。此次《方案》也提出,率先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形社会结构,努力成为地区、城乡和收入差距持续缩小的省域范例。

这意味着浙江要探索跨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冯仕政曾谈到,解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较为常见的说法是,在低收入水平阶段,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和资本的大量投入,以及技术模仿和出口拉动。随着人均GNI达到中等收入水平,廉价劳动力会大规模缩减、工资水平大幅度上升、技术模仿已经走到头。

“此时经济增长的动力需要从投入驱动转向创新驱动,但许多发展中国家始终跳不过这个坎,随之导致城乡差距、地区差距、收入差距的急剧扩大,城市压力倍增等一系列问题。”冯仕政提到。

因此,要夯实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,浙江需要转变经济发展模式,走向创新驱动。此次《方案》强调“基本形成科技创新新型举国体制浙江路径”,聚焦“互联网+”、生命健康、新材料三大科创高地建设,形成浙江特色全域创新体系,打造全国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,为率先实现共同富裕提供强劲内生动力。

作为区域内的创新高地,杭州责无旁贷。

当下,杭州也旗帜鲜明地提出,要使动力系统更高能,主要瞄准科技创新和数字变革,要在全市域、全场景、全过程实现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、城市数字化,这也是杭州数字经济再度升级的重要机遇。

为此,近期杭州在《行动计划》里也提出了要深度参与G60科创大走廊建设,加强与上海张江、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联动,推动“张江研究+杭州制造”落地,共建长三角科创共同体等规划举措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颁布的《方案》里有明确指出浙江省未来将“打造综合性科学中心”的目标。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作为高能级平台,目前仅有上海、北京、合肥、深圳四地拥有,也是多座大城市渴望争取到的发展资源。长三角地区是否有可能再迎来一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?或许共同富裕示范区的落地,未来能够为杭州增添了一份机遇。

可以看出,诸多科创实施方案遍布杭州,这也让杭州在承担科创驱动的压力的同时,迎来新的产业升级机遇。

共同富裕示范区还重点强调了“高品质生活”。

专家分析认为,聚焦点从生产转移到生活,这是一个思路的重要转变。实际上,这也是中等收入国家转型的一个趋势。“整个经济形态开始从以生产为中心,转向以生活为中心。”冯仕政表示。

杭州的“宜居”属性一直受到各界认可,也是全国唯一的连续14年蝉联“最具幸福感城市”称号的城市。

新机遇下,为市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、为市场主体营造更优的产业环境,仍是杭州发展的一个基本面。并且,未来杭州有望迎来更多制度创新的空间。

在6月提交全会审议的《行动计划》中,就有不少惠民的创新。例如医疗方面,进行市域大健康统筹联动管理,推进国家癌症中心早筛早诊早治南方基地;养老方面,探索“养老顾问”机制、建设老年友好型社区;住房方面,将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,扩大租赁住房供给,积极推进共有产权住房建设。

不仅是公共服务,在曾刚看来,“高品质生活”也意味着要提供高质量的就业岗位、满足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,让市民有较强的获得感。

更为广泛地供给高质量就业岗位,考验的是地方的经济形态与产业活力。杭州的一个基本思路是,数字经济是优势产业,但也不能“偏科”,需要为各类市场主体、各种产业类别营造一视同仁、平等对待的发展环境。

当下,杭州有一系列的战略和目标,包括实施新制造业计划,建设国际金融科技中心、国际文化创意中心、国际重要的旅游休闲中心、会展之都、赛事之城、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等。

其中有的是经济压舱石,例如新制造业;有的是新兴产业,如金融科技;还有的更多体现出“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协调共进”的特点,例如建设旅游休闲中心、消费中心等。

未来,在“共同富裕示范区”城市范例的建设进程中,它们将共同勾勒出杭州“高品质生活”的画像。(作者 | 朱玫洁  编辑 | 李博   图片来源 | 图虫、海洛)
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